物理科学学院2021年沈寿春实验物理奖报名通知
发布时间: 2021-06-21   浏览次数: 10

沈寿春实验物理奖旨在鼓励实验物理方面的创新,特别鼓励在技术基础研究方面和科教仪器方面的创新,以期南开大学师生同心协力,在科教协同育人方面做出自己的贡献,促进我国实体科技更快发展。

一、报名条件    

1.本科生二、三、四年级在实验物理方面的(实体技术)创新(可以是本科生的学位论文);

2.硕士生一、二年级的重要实验创新项目。

二、奖励额度

    一等奖,有突出创新者二名(本硕各一),各5000元;

    二等奖,有重要创新者二名(本硕各一),各3000元;

    三等奖,有重要应用前景者二名(本硕各一),各2000元。

    若当年未评出某等级,则奖金移存下一年度,坚持宁缺毋滥。

三、评奖方式:

实验物理奖采取本人申请,教师推荐的方式。有意向申请的同学向评审委员会提交申请表(附件1)、实验创新成果、发表论文及专家推荐信等纸质版材料于623日前,提交至3109。附件1的电子版,以题为“2021年沈寿春实验物理奖+姓名”邮件发送至邮箱nkwulibaoming@163.com


实验物理奖评审杜绝弄虚作假,某些重要的实验创新可能涉及保密,不能(或不许)发表文章者可写成实验报告,但要尽可能做到有重要的技术基础成果或创新仪器原型(或样机)。虽可在导师指导下完成,但绝对不许剽窃他人成果据为己有来报奖,否则不仅撤销奖金,还要报院校按学术不端处理。


附件1:物理科学学院2021年沈寿春实验物理奖申报表.doc

 

【附】设立“沈寿春实验物理奖”之缘起

在严修和张伯苓两位教育家倡导的:“文以治国,理以强国,商以富国”的办学理念指导下,1922年敦聘了饶毓泰为教授来创办南开大学物理系,七年中饶先生将南开物理系的理论和实验教学都推进得很出色,饶先生于1929年获中华文化教育基金会“奖助金”赴德进修。1932年饶先生回国,任了北平物理研究院研究员,33年又被聘为燕京(现北京)大学物理系主任,全面扩建了北大物理系光学和近代物理实验室。实际上饶毓泰先生是南开和北大两校实验物理的开山鼻祖。

    饶先生离南开后,3236年的五年间,南开物理系的系主任先后由顾静徽(我国首位女博士)、张绍忠、王恒守短暂地各担任一至二年,实验物理教学和实验室建设稳步前进,但1937年遭日军猛烈炮轰,南开大学物理实验设备几乎全毁。之后北大、清华、南开紧急南迁,最后迁到昆明组建“西南联合大学”,八年间且战且教。

    抗战胜利后,1946年返津重建,物理实验室几乎从零开始,困难很大。1948年饶毓泰先生推荐其助手沈寿春来南开,实验室建设重任就落在了沈寿春先生肩上。沈先生不仅师从饶先生,又做了饶先生多年的助教,甚得真传。沈先生不仅应用光学理论和实验各方面技能高超,其他如电工技术、真空技术和机械加工技能都很全面(因为他来南开前的4348年又做过昆明机械总厂和上海机械总厂多年的工程师)。

    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,物理实验室也仅占了“思源堂”的一层楼。第三教学楼是53年新建,第五教学楼是55年新建。由香港留英回来的汪佳平先生在三教204建了“脉冲技术实验室”、“宇宙线望远镜”(盖革计数管簇)和“中、低频率基准”;江安才先生在三教111建“光谱实验室”(后迁至五教);留美回国的陈仁烈先生在三教112建了“β谱仪”;……。

    1964年的15年间,虽有“反右”和“大跃进”期间的破坏,南开物理实验室建设和实验教学,在沈寿春先生艰苦卓绝的带领下,已居国内前列,国内理工院校前来参观交流者甚多,普获好评。因此全国物理学会多位老一辈物理学家提名,增添了南开物理系主管物理实验的谭成章为“分管物理实验教学”的委员。64年物理系和教务处派出考察组,走访了国内多所(曾分配去过我校物理毕业生的)理工院校和科研院所,普遍赞誉我系毕业生实验技能强,勤俭自制能力强。

    “文革”期间,南开物理实验室遭到严重破坏,拨乱反正后,为恢复和重建南开物理实验室和实验教学,沈先生在带领光学教研室的重负之外,还额外指导新筹建的“实验物理教研室”的廿余人,在不到两年时间内,就恢复并发展到超过“文革”前的实验教学水平,还创新发明了“气垫转盘”(获发明专利)和“系列组合光学实验”等独立的实验教学体系。因此19805月“国家教委”成立“教学仪器研究所”时,聘了南开大学“实验物理教研室”主任谭成章为“顾问”,并作为“领队”带领教仪所一批青年,和复旦、浙大、吉大、同济、南京工学院等各借调一位中年实验教师和南开三人(谭成章、龚谦、刘福来)组成调研组,历时四个多月,遍访了(除新疆、西藏外)一百余所理工大学和师范院校。最后协助“物理和天文”教学指导委员会拟定了物理实验基本目录,对我国的物理(特别是实验)教学起到了很好的作用。这得益于沈寿春先生带领下的南开重视实验物理教学的传统,也得益于虞福春先生、沈克琦先生、钱临照先生、冯致光先生等老一辈物理学家和全国物理学会以及“物理和天文教学指导委员会”的赞誉。

    在北大物理系动议设立“饶毓泰实验物理奖”时,南开物理系的校友们立即发起设立“沈寿春实验物理奖”(南开的“程京理论物理奖”是程先生生前留下的遗愿,奖金是程先生生前存款),后南京大学又设立了“吴健雄实验物理奖”。当时这三个“实验物理奖”在全国物理学界起到了较大影响。促进了教育往更注重实体技术基础的方向发展,更有利于推动我国的科技进步。